深圳会计实操培训


留言回复结果
信件类型: 咨询
留言时间: 2016/8/17
留言问题: 乐观看待中国经济未来
留言回答:  

  经济学是研究稀缺资源最优化使用的学问,人生最稀缺的资源其实就是时间。半年的访学期很快就要结束了,最大的感受就是需要学的东西太多,但短期内又很难一一顾及。今年毕业季的时候,笔者曾和在哈佛读学位的高才生们开玩笑说:如果用螃蟹作比喻的话,你们是正宗的“阳澄湖大闸蟹”,像笔者这样的短期访问学者最多算是上市前放进阳澄湖里洗个澡,然后也冒充“阳澄湖大闸蟹”来卖。尽管如此,能有机会到阳澄湖里洗个澡,毕竟还是很幸运的。

  在访学期间,笔者拜访了一些美国本地的经济学家,向他们请教过关于中国经济未来发展的问题。美国的各大媒体和网络上也有许多关于中国经济的文章和访谈。总体而言,这些专家学者和媒体报道都表现出了一些对中国经济走势的担忧,其中有一定社会影响的文章包括国《金融时报》首席经济评论员马丁·沃尔夫(MartinWolf)在《美国利益》杂志发表的一篇文章,以及摩根士丹利投资管理公司首席全球策略师鲁吉·夏尔马(RuchirSharma)在《纽约时报》发表的文章等。总结起来,这些文章的主要观点包括以下几点。

  一是认为中国经济增长的旧有模式已经走到尽头,未来增长速度会显著降低。著名经济学家德怀特·铂金斯在2007年的一篇论文中就基于国际经验提出了中国经济发展速度可能会出现阶段性降低的论断,后来劳伦斯·萨默斯在美国经济研究局(NBER)的一篇工作论文中使用计量方法进一步证明了这一结论。按照马丁·沃尔夫的计算,近年来中国全要素生产率对增长的贡献越来越低,已经接近于零,投资驱动型的增长模式已经无法持续。对于增速将会降低到什么程度,不同经济学家的预测有一定的区别,但是都比我们设定的6.5%的增长目标低一些。例如,哈佛大学经济系的乔根森教授认为正常情况下会降低到5%左右,而罗伯特·巴罗测算的结果是降低到4%左右或者更低。

  二是认为中国经济的债务问题可能带来严重后果,甚至可能对全球经济稳定发展产生负面冲击。鲁吉·夏尔马基于世界各国的历史经验,判断中国经济债务率近几年的快速增长尽管有助于稳定住短期增长速度,但是会拖累未来一段时期的经济增速,极端的情况下甚至可能导致金融危机。而且,如果人为地将短期经济增速推高,将可能加重债务问题。不过,马丁·费尔德斯坦、德怀特·铂金斯等著名经济学家都认为出现金融危机的可能性不大,因为虽然中国金融体系的效率比较低,但是可控性还是比较强的。即使采用通货膨胀的方式来解决,也比金融危机好一些。

  三是认为推进市场化改革会有利于缓解经济的“硬着陆”,但是不相信中国的改革会顺利推进。在这些学者看来,市场化的改革会释放出更多的生产要素和提高要素配置效率,因而有利于稳定增长速度和调节经济结构,实现更有质量的发展。他们提出的药方包括以金融体系改革提高资本效率、以国有企业改革扩大投资机会、以土地制度改革释放更多劳动力、以收入分配制度改革提高消费比重以及推进政府体系改革等等。但很多经济学家都认为这些改革不太可能同时发生,因此对中国经济前景持谨慎态度。

  四是认为尽管把维持增长的希望放在科技进步和创新上,但是中国的科研、教育等制度和内在的传统文化不利于激发创新活动。一些学者认为中国的科研制度比较死板,等级森严而且互相交流较少,不允许挑战权威,不利于产生新观点和想法。教育制度也是标准化有余、灵活性不足,属于擅长应付考试而不是激发研究兴趣的教育模式,会扼杀一些有创造力的人才。中国传统文化比较强调服从和维持自上而下的社会结构,也不利于创新。

  对于这些观点,笔者的看法可以用两句诗来形容:不畏浮云遮望眼,长风破浪会有时。我们不否认目前中国经济面临一些困难,前述的一些观点也确实切中了部分关键问题,但是都不足以成为“唱衰中国”的理由。中国经济的大船也许会遇到逆风,但是绝不会因此而倒退。

  首先,且不说中国在2016年上半年取得了6.7%的增长速度,即使按照一些美国经济学家预测的5%的速度增长,也已经是很高的增速了。而且,经济增长速度也并不完全是越高越好。经济学研究的是如何以最小的投入获得最大的产出,而国内生产总值(GDP)反映的是一个经济体的总产出,并不反映投入了多少资源能源、造成了多少污染和灾难,因此,二者的理念是不同的。即使GDP增速不高,只要是投入有所减少,仍然反映出经济发展质量的改善,而这恰恰正是当前中国发展阶段所应追求的目标。

  其次,债务问题对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意义并不相同。中国依然是发展中国家,长期来看一定有潜力、有时间来解决债务问题。对于日本以及一些欧洲发达国家,经济增长速度已经不可能太快,而其政治制度也使得老百姓不太可能牺牲自身利益为政府还债,过高的债务率问题几乎已经看不到有什么正常解决的可能性。中国则不然,我们与发达国家的人均收入差距还比较大,还有很高的增长潜力,只要管控好短期风险并持续推进金融体系改革,债务问题可以在发展中逐步解决。

  再次,全面深化改革已经形成社会共识,不可能出现方向性逆转。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对深化改革进行了全面部署,四中全会又做出了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重大决定,这都表明了中国将不断深化市场化改革的理念和信心。辩证地看,中国经济发展面临的暂时困难终究会转化为深化改革的动力。例如,当前国务院对民间投资发展的重视和推动,必将进一步促进市场化改革;而要解决“僵尸企业”和债务居高不下等问题,也必将推动国有企业和国有资本管理体系的进一步改革。

  第四,互联网和“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发展正在深刻改变中国的创新文化。强调“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并不是要鼓励所有人都参与创业、尤其是失败率较高的高技术创业,而是要发挥草根大众的创造力和积极性,改变传统的思维方式和社会结构,实现“自下而上”的创新创业。这对培养创新文化和创新型社会具有非常重要的积极意义。而且,除了激发新商业模式之外,互联网的发展也为培养创新文化提供了非常好的土壤。一方面,网民可以通过互联网获得更多的知识和信息,这使人力资本不断提升;另一方面,各种讨论区和社交群给了不同背景的网民进行交流和讨论的虚拟空间和平台,而互动和交流恰恰是创新文化的核心理念之一。假以时日,中国一代一代的年轻人将越来越具有创新理念,并终将形成有中国特色的创新文化。

返回上一页

深圳市好万家商务服务有限公司 Copyright @ 2015 ALL Rights Reserverde 备案号:粤ICP备18000028号
南山会计实操培训
深圳会计培训
深圳会计实操培训
深圳南山会计培训
南山会计培训
南山会计证培训